军事

杨志良告名嘴社会争议大

2019-05-22 08:40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杨志良告名嘴社会争议大”

台海2月13日讯 (海峡导报林靖东林静娴)台卸任“卫生署长”杨志良临下台前扔下一枚震撼弹———以“卫生署”名义状告七位名嘴!此事在台湾社会引起诸多讨论,名嘴说话要不要负法律?名嘴以后还敢言其所能言吗?流感疫苗真如名嘴们所说的那么恐怖吗?今天我们请来台北市议员李庆元和台湾时事评论员黄创夏,与大家探讨这些话题。

关于名嘴

需思考“怎么讲才不会吃官司”

导报(以下简称“记”):这次杨志良的行为,在台湾社会中反应如何?

黄创夏(以下简称“黄”):哈,引起了很大争论,泛蓝的人大声叫好,民进党方面不太说话,但中间选民不太认同。

记:庆元也属蓝营,记得您还曾被陈水扁控告过,官司持续9年之久,给您带来不少痛苦。今时今日,七个名嘴被杨志良控告,您看来会不会“心有戚戚”。

李庆元(以下简称“李”):呵呵,告不告要看对方权力有多大。比如陈水扁告我,你说,法院要判我赢还是判他赢?当时他是“大总统”,我是地方“小议员”,我们的身份和地位都是不对称的,我当然要吃大亏。

记:所以,领导人的义务之一就是要“骂不还手”?

李:他应该要有那个雅量和忍耐。像马英九当权后,也一度提告一批人,后来却撤诉了。虽然他心里可能觉得委屈,但这也是在向民众宣示,他有接纳不同意见的雅量。毕竟,比起领导人,名嘴就只有那张嘴而已,哈哈。

记:呵,可我记得陈文茜曾这样形容某些政论节目,“来宾那怕说话内容鬼打架,激动时刻两眼凸如青蛙,下完节目,一切归于平常,各自嘻嘻哈哈平安回家……”二位认同她的说法吗?

李:现在台湾部分名嘴的表现、言论的偏颇,确实让很多老百姓看不下去,听不下去。所以,有时候我觉得,让一些人去告一告他们,反而会让名嘴们有所收获。

记:喔,怎么说?

李:虽然民众去法院提告,不一定能胜诉,但名嘴在出庭的过程中,在和对方律师、法官的辩论中,他们也会慢慢体认到,“我要怎么讲才不致于吃官司”。慢慢地,他就会逐渐修正自己的言论。

记:自我约束?

黄:台湾解严后20年开始强调自律精神,但一直做得很糟。因为是自律,自律不是严格的标准,往往来自于自我良心。台当局呼吁民众打流感疫苗时,我们很多同行情愿少赚也不愿意发言,我们私底下讨论说我们真的不懂,因为这么专业,相约不敢上台。就拿我个人来说,我跟许多这方面的专家熟识,花了一礼拜时间与他们学习后我才敢出来说,但那个时候效果已经弱了,这很矛盾。你说杨志良讲的有错吗,没有。社会有疑惧,他们七人雪上加霜。那七个人在道德良知上真的要好好检讨,但让他们完全承受,也不公平。

李:呵呵,名嘴需要自我约束。你讲的每一句话,要有来源;不懂的事情,少去批评,不然只会自露马脚;用字用句不要过度粗俗,那不叫“本土”,那叫“教坏小孩”;不要一谈到大陆,就像乩童“起乩”一样,整个人马上口歪舌斜,胡言乱语。这样做,没道理,没意义!记:呵,“起乩”的那位,后来也出来向陈光标道歉说“修养不足”。

李:但说实在话,我也不否认,台湾确实存在一些喜欢“刺激”的老百姓,而电视台为了飙高收视率,也放任一些主持人去迎合这部分人的需求。这也是我们很无奈的地方。

关于疫苗

“政府”危机处理方式须检讨

记:杨志良这次是以“涉嫌散布传染病疫情谣言,导致没打疫苗的民众因流感重症丧命”起诉名嘴。单就这件事来看,二位认为他的做法妥当吗?

李:我并不认为杨志良起诉是正确的,理由很简单,当时由于进口疫苗不足,就用了一些台湾自己制造的疫苗。但这部分疫苗的制造过程,我个人认为过于草率。

黄:虽然那些名嘴常识不足,像在菜市场吵架一样,不负。在道德层面上他们需要摸摸自己的良心。但是回到法律层面上、专业上,回到台湾体制的核心精神上,杨志良和蓝营的大张旗鼓,反而会有反作用———那七个人是很糟糕,但我们不能用糟糕去对付糟糕。而且,当时的情况,也确实比较草率。

记:怎么说?

黄:当时台当局跳过所有程序,直接由疫苗中心抢制疫苗,没有根据标准进行一定数量的临床试验。所以,三立电视台打的标题就是《人民可以当成白老鼠吗》。

李:当时“卫生署”的站上,有公布了这批疫苗临床实验的结果,像发烧、抽搐、头晕、呕吐等症状,在进行临床人体实验的时候都有发生。当时我把这份报告“抓屏”抓下来,在电视节目中也谈到了这部分内容。

记:所以说疫苗的副作用是确实存在的。

李:实际上就我们现在施打的疫苗,很多也有副作用,甚至规定有那部分人群不适合施打,这都是正常的。但我反感的是“卫生署”在应对民众质疑时的态度,从始到终,他们上上下下众口一辞,只有“这是心理作用”、“这不是药品造成的”这两种说法,这不是在硬拗吗?

记:你认为他们应该实话实说?

李:当然。如果他们当时站出来道歉,表示是因为公共安全防疫的需求,给部分人造成困扰和伤害,该补救就补救,该理赔就理赔。我想民众是能接受这个说法的。

黄:而且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,台中荣民总医院的一位刘医生开会说他孩子过世了,质疑是疫苗的问题。他是个医生,具有专业公信力。虽然后来证明是因为在医疗过程中刘医师加入个人意见,没有完全按照专业医疗程序,但那时“政府”却没有办法及时证明。所以,“政府”不能怪名嘴扭曲,人民不懂是“政府”的错,不是人民的错。

记:还是危机处理不当?

李:他们这样的硬拗,和郑弘仪那批名嘴有什么区别。这样的言论,只会让人觉得他们没说实情,只会让人更加害怕。现在虽然“卫生署”在骂名嘴,可是也有很多施打过疫苗的民众,在骂“卫生署”。

黄:不过,话说回来,这件事有个正面的宣传作用。现在又是流感高发期,作为一个卫生单位,在防疫警戒期做这样一个宣誓,这个大家可以理解。杨志良自己也说“宣誓的效果大于实质”嘛!但是你把法律当成政治宣誓的动作,这个方式颇有争论。

我国将严控风电弃风严重地区电源建设节奏
四子填精胶囊效果怎样
福建能监办完成民生用气监管现场检查
分享到: